设为首页收藏本站优领域

优领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优领域 优领域 外语领域 基础英语 阅读 查看内容

英语阅读教学中的图式交互可视化研究

2014-6-5 21:58| 发布者: dzly| 查看: 1060| 评论: 0|原作者: 张 湘

摘要: 针对改善英语专业学生存在的“思辨缺席”现状,该文在文献分析的基础上提出英语阅读教学中图式 交互可视化的概念内涵,即在英语阅读教学中,应用视觉表征手段,将图式交互的过程和结果可视化,从而促进 师生和生生之间深层次有序交互的教学策略。将图式交互可视化运用于课堂交互组织,能改善英语阅读教学课堂 交互的有效性,并提升学生的思辨能力。图式交互可视化研究作为信息技术环境下交互式英语教学的一种理论和 实践的新探索,将为大学英语阅读教学课程改革提供新的视野。

  一、问题的提出:英语阅读教学需要进行图式交互可视化
  思辨能力培养是高等教育外语人才培养的核心目标之一。2000年,教育部颁布的高等学校英语专业教学大纲要求高级英语“培养学生对名篇的分析和欣赏能力、逻辑思维与独立思考的能力”[1]。大量研究表明英语专业学生的思辨能力相对不足,英语教育的进一步发展必须克服“思辨缺席症”,在思辨能力培养方面实现突破[2]。思辨能力的内涵定义繁多,其核心要素可概括为分析、综合、判断、推理和评价能力[3]。在我国英语专业十余年的阅读教学改革中,以分析、评判、创造为目标的思辨能力培养已成为英语专业阅读教学的重要教学目标。
  与之相应的教学设计是训练学生思维能力、加强教与学交互性的关键。目前我国英语教学改革,从教学资源、教学理论、教学交互方式方面进行了一些积极探讨,比如:高校普遍采用了提升学生综合应用能力,同时培养学生思辨能力的阅读教材;采取了元认知监控策略[4][5]、图式理论[6]等丰富培养思辨能力的英语阅读教学理论;实施了分组合作学习[7][8]、问题导入式学习[9]、协作学习策略[10]等改善课堂交互进而培养思辨能力的英语阅读教学方式和策略。但在大学英语阅读课堂中,课堂交互受个体、环境等多方面因素制约,阅读教学形式单一,教师照本宣科、以讲为主,学生聚焦文本、以应付考试为主的教学状况仍普遍存在,教学效果存在随意和沟通不深入等交互失效的现状,缺乏有效培养思维能力的课堂交互手段仍然制约着英语阅读教学的深化改革。
  80年代中期引入我国的图式理论由于其通过分析语言学习的理解过程而进行交互设计的特点,对中国英语阅读教学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图式理论认为,在EFL阅读中准确理解篇章大意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具备与篇章相应的图式知识;二是在阅读过程中成功激活相关图式[11]。图式理论提出了阅读交互的必要性,在第二语言阅读学习中具有重要的应用价值。但图式理论没有给出指导阅读教学交互的具体教学方法。“图式”有促进理解的作用,也可能阻碍理解[12]。当输入信息与记忆中的图式结构不一致时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消极拒绝接受与自己原有图式相反的信息;二是积极修正、增补原有的图式知识结构,尽可能与新的信息保持一致[13]。
  在英语阅读教学中,如何通过有效的阅读教学交互启动学生记忆中的图式结构,准确了解学生记忆中的图式结构,并确保教师教学中的信息输入既不被学生拒绝,又能拓展学生的思辨能力,这是图式理论在英语阅读教学交互中应用的一个新问题。
  二、概念界定
  图式(schema)的概念最早来自19世纪德国哲学家康德(Kant) ,他把图式看成是“原发想象力”,是“潜藏在人类心灵深处的”一种技术,一种技巧,是一种先验的范畴[14]。皮亚杰、巴特利特(Bartlett)、鲁梅尔哈特( Rumelhart)等大量研究表明,图式是主体内部的一种动态的、可变的认知结构[15]。图式是对先前反应或经验的一种积极组织, 是储存在学生大脑中的一种信息对新信息起作用的过程及学生知识库吸收新信息的过程[16]。个体图式形成的过程是个体依据储存在头脑中的已有图式,对新图式进行能动性交互理解,并不断修正已知图式的过程,这种以图式为基础的交互,即图式交互,是一种个体隐性的认知活动,其积极性受个体已有图式影响。语言教学中的图式交互有多种形式:如语言图式和文化图式的交互、源语和目的语的语言文化知识图式的交互、通用知识图式和专业知识图式的交互、百科全书知识和语言文化知识图式的交互、语境知识图式和语言文化知识图式的交互、新信息和已有信息图式的交互[17]。在英语阅读理解过程中,如果把阅读模式视为一种图式,阅读理解过程是“由下而上”和“由上而下”的阅读模式在各层次同时发生作用的过程[18],它不是简单、被动的解码过程,而是输入信息和阅读者之间的一个相互作用的图式交互过程。可见,目前图式交互在语言教学中的研究侧重于以隐性的呈现方式提高对源语的理解、信息的记忆以及目的语的表达,取得了一定的教学效果,但也具有一定的局限性。隐性的图式交互教学因难以明确各类图式的缺省限度,易出现图式间的相互重叠运用,新图式识别的分界模糊不清,对新图式的忍让度及弥合策略尚不明确等现象,这些问题都直接影响了隐性的图式交互在语言教学中的有效运用。由于个体已知知识及知识结构对当前的认知活动起决定作用,了解学生的图式是英语阅读教学开展有效交互的重要前提。


  如何有效利用个体的隐性图式进行图式交互,进而提升阅读教学中思维训练的教学效果?本研究提出两个新概念,即“图式交互可视化”及“英语阅读教学中的图式交互可视化”。
  可视化(Visualization)是利用计算机图形学和图像处理技术,把科学数据转换成直观的图形或图像在屏幕上显示出来,并进行交互处理的理论、方法和技术。图式交互可视化(Visualization of SchematicInteraction)指信息技术环境中,运用图式理论,应用视觉表征手段,将个体的图式由隐性转变为显性,将图式交互的过程和结果可视化,从而促进个体之间深层次交互的教学技术手段。英语阅读教学中的图式交互可视化是在英语阅读教学改革中应用产生的一个新的交互概念,指在信息技术环境中,运用图式理论,以概念图为表达形式的, 师生和生生之间可视的、多层次的、有序的英语阅读教学交互方式,旨在促进阅读教学交互的有效性和提高学生的思辨能力。
  三、问题解决:用概念图支持英语阅读中的图式交互可视化
  概念图是康乃尔大学的诺瓦克博士(Novak, J.D.)根据奥苏贝尔(David P. Ausubel)的意义学习理论提出的一种教学技术[19][20], 国内外教学研究表明概念图的运用有助于提高英语阅读[21]、听力[22]、写作[23]、翻译[24]和口语能力[25][26]。概念图对提高思维能力的研究在国内外很多的领域已得到广泛的论证[27-29]。在英语阅读教学中,利用概念图辅助培养学生思维能力具有其他教学方式不具备的优点。
  概念图的图表特征包括概念、命题、交叉连接和层级结构。诺瓦克[30]解读这几个要素时将概念定义为事件或事物中可观察到的规律性、模式或事物的记录,通常由一个词来指定。命题是代表知识组块的两个或更多的概念通过适当的“连线词”连接形成,因为人们无法从单独的概念中获得任何意义,因此命题是个真正的意义单元,在意义学习的过程中,人们的认知结构通过概念、命题、概念图上相距较远的表示新的“整合协调(IntegrativeReconciliation)的概念的交叉连接(创造性思维的关键产生之处)及体现概念间联系的层次结构反映出来。出色的概念图构建者要么能够辨别出事物的新模式或新规律,建立新概念,积极寻找出新概念与已有概念间或与新概念间的联系;要么能够形成更完善的层次结构组织概念,这两类活动都是高层次的意义学习,属于创造性思维能力的培养。将语言教学与信息技术整合,为阅读教学从传统教学模式向基于计算机信息技术的课堂教学模式的转变提供了发展的土壤。
  笔者曾提出概念图支持下的交互式英语主题阅读教学模式[31],如下页图1所示,旨在教师的英语阅读教学设计和引导下,合理运用信息技术手段,依据大学生的知识和心理特点,通过大学生主动、互动、合作学习,形成主题结构概念图和主题拓展概念图,实现快速、准确、深度、扩展的英语阅读,综合发展学生的听、说、读、写英文能力,提高思辩能力。
  基于主题英语阅读教学模式所开展的图式交互可视化教学设计,利用概念图技术支持师生通过交互扩展,整合课前、课堂、课后的学习资源和教学策略,绘制以阅读主题为核心概念展开的学生主题概念图、教师主题概念图、学生拓展主题概念图,构建学习共同体,支持学生主动、协作、自主学习,使学生在不同主题概念图的交互学习过程中,实现准确、深度、扩展英语阅读,培养学生通过英语阅读提升思辨能力。其教学交互策略运用在课堂教学的课前、课中、课后3个环节,学生主题概念图绘制、学生主题概念图选组、教师主题概念图设计、师生主题概念图比较设计、拓展主题概念图设计5次交互中(如下页图2所示)。
  基于主题英语阅读教学模式的图式交互可视化的特点具体如下:

网站统计|优领域|优领域 ( 粤ICP备12011853号-1 )  

GMT+8, 2019-6-16 17:34 , Processed in 0.043095 second(s), 12 queries .

Copyright © 2008-2014 优领域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