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优领域

优领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优领域 优领域 通信领域 通信资讯 人物 查看内容

《互联网周刊》总编辑姜奇平:2014,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来临

2014-3-30 22:42| 发布者: Saiu| 查看: 924| 评论: 0

摘要: 今年,我形容移动互联网是“大发展、大调整”时期。和以往历年相比,会出现较大的变化,新迹象也会很多。首先,三中全会提到了几个大政策,例如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等,对传统国有企业或垄断企业转型、生存发展、承担社会责任等都具有宏观的指导作用。

ICT大势:话说三分天下


今年,我形容移动互联网是“大发展、大调整”时期。和以往历年相比,会出现较大的变化,新迹象也会很多。首先,三中全会提到了几个大政策,例如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等,对传统国有企业或垄断企业转型、生存发展、承担社会责任等都具有宏观的指导作用。


几大运营商都是国有经济,现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民营经济发展壮大以后,ICT产业的前景显现出混合发展之势,这些既是重大的机遇又是重大的挑战。从机遇的角度讲,这种调整是向着解放生产力方向发展的,会为发展带来更大的增量;从挑战的角度讲,发展的增量还是不是运营商的就难说了。我认为只能是顺势而为,运营商在对形势充分了解后都在做出应对,此种背景是以往没有的。


另外一个情况是4G上了——蛋糕突然面临做大,这也是“大发展”的新机遇,4G可以说来得非常及时,现在牌照已经发下去,马上面临着建设热潮,这对运营商来说更多的是机遇,挑战是次要的,挑战是发展中需要克服困难,这是正常的。


至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我判断已经临近转折点了,也就是说互联网将从IP时代向WEB时代转折,现在即将到达转折点。移动互联网WEB化趋势越来越明显,这一过程对于运营商来说,我认为更多是挑战,所谓“挑战”我的含义是对运营商来说不乐观,是危险大于机会,运营商必须想好自己如何与OTT合作,或者自己是否能开辟新的发展领域,才跟得上发展的步伐,否则就有可能进一步地管道化,因为运营商管道化的势头已经越来越明显。


这是我的三个大的判断。


争雄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运营商还有没有机会


从现在几个运营商提出的思路来看,我感觉中国电信的思路比较明确,在三大运营商里,中国电信提出“再造一个新型的中国电信”,我感觉它决心最大、思路最明确;联通提出升级版的新战略,原来联通是“3G和一体化创新”,现在迈出了“移动宽带领先”和“一体化创新”的新步伐,也有新的思路。


对于中国移动来说,现在即便在运营商内部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更不用说还有产业外部的竞争。中国移动其实也提出了自己的思路,比如说“全力发展3G”及“全面流量经营”等思路,我觉得应该说是现实和稳妥的,但是这里边有迎接新的挑战的问题。


我的考虑更多地是来自互联网的角度。如果把运营商理解为CT,互联网理解为IT的话,那么应该跳出中国移动来看中国移动,也就是说中国移动需要在所处的整个产业大的背景下来思考自己的位置。我的基本判断是互联网正在出现大的升级,这个升级不亚于3G向4G的升级,甚至比这种升级变化更大,这个升级就是从以IP为主的互联网向以WEB为主的互联网转化。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在以IP为主的互联网时代,运营商相当于是简单而庞大的网络,以WEB为主的互联网会变得复杂,相当于是复杂网络并且是去中心的网络,对于像中国移动这样高度集中管理的企业,在上述转化的形势下就将面临生死考验。我说的“生死考验”不是说一家企业的生死,而是说中国移动是否还要在整个ICT产业里作龙头老大,如果只是想做CT的老大,那么它不能成为生死考验,但如果想看一看在ICT里边还有没有争雄的机会,我认为目前到了关键的时刻了。


我有一个基本判断,我认为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电信运营商面临的挑战程度都超过5年前,为什么?因为5年前运营商还有对策,有战略性的对策,但是今天我感觉运营商明显地弱了。我举一个具体事例,原来在2G到3G时代,运营商面对的是像微信这样的挑战,我记得2006、2007年时,电信运营商已经整体判断出了这个趋势,并且提出了系统应对的技术体系、技术战略。比如向基于IMS方向发展,发展基于IP的多媒体即时通讯,当时电信运营商已经看出这个方向了,也就是说在IP时代,运营商是有过自己的核心想法的,有成体系的东西。现在来看微信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微信是2009年冒出来的,至少在那次迎接挑战时,运营商首先抓对了方向,它判断的正好是IMS的即时通讯,事后证明微信正是向这个方向走的。


今天运营商能不能判断出下一代的挑战者在哪?我深表怀疑,包括中国移动在内,不知能否判断出下一代的威胁是什么。我说的威胁不是指运营商和运营商之间竞争,我指的是大的ICT竞争。因为现在正处于机会之中,就是运营商还有一次机会,这个机会不仅能让中国移动在运营商里关起门来当老大,而且也有可能在整个全产业链里面真正发挥主导作用,那么到底要不要来争这个机会,我们来分析一下情况。


不能看出威胁来自于什么方向,这是第一个忧虑。第二,能不能提出应对的主张、系统的主张?哪怕实现不了,但是总有一个想法。我们先来假设下一步就是即时通讯方向,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变出其他花样,按道理来说这时候电信业应该有“WMS”这么一个对策,这是我自己杜撰出来的说法,因为原来IMS里的“I”是IP,那么现在就应该把IP换成WEB了,也就是说要有一个指导思想。我这样说不是在强求什么,因为我整天接触互联网公司,他们已经满脑子都是WEB了,已经有系统的想法了。比如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想的是谷歌有什么缺陷,我将来能不能超过谷歌,或者等谷歌不太行的时候我怎么办,阿里巴巴的做法是到安卓系统里面去搞“修正主义”,钻到里面拿WEB改IP了,因为谷歌的安卓系统是基于IP系统的,没有WEB的整个架构,阿里巴巴从架构里面钻进去了。这说明它有勇又有谋,勇是说看到方向要转了,谋就是知道第一步做什么,第二步做什么,有成形的路数和路线。再来看2006、2007年时中国移动提出IMS,至少那时候有思路了,可能最后行动慢了,让腾讯抢了先或者说这里面确实有体制和竞争力的问题,但是那时候至少还能看到点希望。今天对于中国移动来说,如果真想在产业里起到龙头老大的作用,那么现在就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如果说那个时候是看到了,找到了方法只是没有做到,我觉得现在还不如那时候,现在既没有看到方向也没有提出对策,如何指望能在下一步的竞争里获胜呢?


为什么今天我特别提出这个问题?就是觉得这一二年是关键时刻,我指的不是应用,是说整个技术路线、平台架构能不能适应未来的发展。现在的互联网结构变革加快,像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都已经赶到前面去了,而且我发现美国现在这方面的变化也非常快。最近我发现亚马逊在飞速成长,亚马逊在大数据上获得的利润居然比IBM、谷歌、雅虎、微软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好多。也就是说像亚马逊这样的企业,以前在我们印象里它是卖书的,最后它变成电子商务,又变成大数据了,那么中国移动能不能像亚马逊那样与时俱进,根据形势发展不断地更新和加快步伐?现在包括大数据在内是天下大乱的时期,还可以争一争,以后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这是我的判断,未来的主导方向我认为是WEB化,而在WEB化方面包括中国移动在内,整个运营商都缺乏系统的对策,这样会导致进一步地管道化。当然如果不想争了,最后被边缘化就边缘化,管道化就管道化,那自然没什么可说的了。


即便如此,人家还是要冲击运营商的业务。WEB一旦发展起来,受冲击最大的就是具有庞大用户群的传统ICT企业,包括运营商。运营商现在的自我安慰是有庞大的用户群,但是WEB是什么?WEB如果翻译成中文,意思就是企业的用户群最后不给你交钱。WEB是指语义网络,表面上看WEB是指网页,其实是指语义网络,相当于ICT新的骨干网在运营商的鼻子底下修起来了,WEB的作用就是吸运营商的钱,就是说无数的用户刷刷地走流量,最后人家不给运营商交钱,最后钱被吸走了。就像我以前讲过的道理,是加工和贸易之间的区别,这个趋势我认为现在正进一步地明朗化。这对于运营商来说,是一次根本性的冲击,所以要争夺整个行业的主导权,我认为意义就在于此。

WEB浪潮下的致命杀手:大数据


最近我去美国,硅谷、东海岸、西海岸都去了一下,发现那儿的人都是处在高度亢奋状态。周末有无数人冒出点子,无数的投资人恨不得拿着钞票找各种各样的好点子,这种气氛和10年前我看到的硅谷的热潮应该说是异曲同工。实验室里有各种各样的无人驾驶飞机,那不是用来打仗的,是用来送货的,将来的电子商务都开着无人机送货了。还有3D打印,各种各样的打什么的都有,最近据说美国的飞机上都已经用了3D打印材料了,将来可能会向生物打印的方向发展。不要以为这些事跟我们ICT行业没什么关系,它们就是我们的工作,运营商天然不是就应该做管道的,什么挣钱做什么,这个行业就是要跟着市场走。


现在大数据特别热,大数据其实是和WEB密切联系的。WEB代表了一种趋势,WEB是语义网,语义是什么呢?就是大数据的加工分析和网络建设,是一体化、ICT的,以后IT不会再孤立地谈计算机,大数据出了计算机的范围,已经不是在内存里计算了。在内存计算的时代是PC时代,现在是内存之外的计算,是在整个网上的计算,把计算能力分布到网上,已经没有IT的概念,而是ICT了,大数据要把智能灌入到网络里。


回过头来看运营商的问题在哪。我们老说管道是哑管道,我觉得叫哑管道不如叫傻管道。意思是说它没有智能,不会分析,只能当搬运工,就像19世纪中国劳工去美国修路似的。现在要做的是改变这种状态,利用这条路使它变得智慧,能分析,能加工数据。我发现美国的大数据和中国的不一样,在他们那里基础设施的投入并不多,大量地都投到应用方向。他们的投资结构也和中国不一样,他们完全是民营推动,中国很多是政府、地方在推动,所以现在中国把主要的精力、重大投资都放在基础设施建设这部分了。投基础设施不是不对,我觉得是方法不对,基础设施的投资都投到哪儿去了呢?我看播下的是龙种,最后产出的一个是房地产,另一个是偷税漏税分子,投的都跑到这儿来了。以大数据为名搞房地产和不做大数据的人,最后却可能从大数据里得到的好处最多,这是和美国的区别。当然中国和美国也有不可比性,他们早期的基础设施已经投资完成了,而我们还在起步阶段,这种情况当然有不可比因素,但是至少我感觉中国存在一个突出的薄弱环节就是应用,美国是把绝大多数的大数据投资都投在应用上了,因为他们是风险家投资。其实寻找投资方向不光是互联网人的问题,也是运营商的问题,如果运营商脱离大数据去做管道,或者认为大数据只是为自己服务的,而并非商业机会的话,我认为就会错过真正的、实质性的WEB浪潮,因为WEB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建网络的问题,WEB是连网络带应用。


为什么我对中国电信一些作法评价比较高,因为中国电信在应用方面抓得紧,它已经注意到信息化运营会进入到复杂网络WEB阶段,在复杂网络情况下,必须通对过大数据的投入才能产生更高的附加值,它已经明确这是潮流和方向了,当然中国电信还有很多其他的做法,但是我觉得那些都是次要的。


在大数据方面我看国外的运营商都没闲着,美国运营商这方面有很多发展,都在准备迎接下一次浪潮,日本DoCoMo、WELZ也都转向了应用。其实中国运营商有很好的基础服务,比如云计算的基础,如何利用好云计算,这方面我觉得联通有好多好的做法,这点值得中国移动学习。运营商在对大数据本质的看法上有个误区,就是把大数据和云计算割裂开来,好像搞大数据的人单搞大数据,云计算是另外的行业,这次我从美国回来有种特别切身的体会:大数据只能按照云计算的方式来搞,云计算是根本。


云计算对于运营商的机遇在什么地方?运营商做云的服务,无论公有云、私有云其实都有自己的优势,我觉得这一优势不应该放弃。运营商脑子里可能想管道想得多一些,但实际上如果按照增值的方向来看,我认为利用基础设施的优势发展面向应用的云计算,是WEB时代总的方向,面向应用的云计算不光是建网,还有在建网前提下进行的开发,当然云计算不意味着自己直接做各行各业的业务,而是为别人提供可分享的云的资源服务,这方面我觉得是运营商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比如数据的整理加工服务,在数据采集上再做加工整理服务,运营商是否可以考虑进入这一领域?虽然这种服务不同于传统的数据传输服务,属于数据加工了,但是有谁限制搞数据传输的就不能搞数据加工?三中全会强调“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作用”,意思是市场的需要起决定作用,要认真理解三中全会精神,至少对运营商都挺有针对性的。实际上市场的需求在变,而且是升级式地变,别人的钱变得越来越多,不说别的,就看互联网,而运营商却亏了钱,不要当这种冤大头。


为什么谈这些想法呢?因为我总觉得中国移动不应该甘于做管道,还要争上游。比如互联网,互联网人所做的事情至少有一点值得鼓励,就是他们大肆扩张,今年最大的收获是扩张到银行那儿去了。进入银行以后,互联网人感觉挣银行的钱特别地省劲、特别地愉快、特别地轻松,又轻松又愉快。运营商什么时候能调整到这种状态?其实我觉得运营商是有能力的,根本问题是思路不够开阔。现在互联网挣了银行的钱以后还不满足,又觉得汽车好,又想把汽车挤出去自己搞汽车。反正天下所有的钱都应该他们挣,他们眼里就觉得是形势大好,没有像运营商那样觉得惶惶不可终日,今天这个冲击我、明天那个冲击我,市场不也冲击互联网的人吗?互联网人抱以积极心态,他们对三中全会决议精神的理解是市场起决定作用。什么意思呢?就是钱起绝对作用,钱往哪儿去他们就往哪儿去,见钱就夺、见钱就挣。运营商所从事的正是朝阳产业,所有大数据的发展、WEB化的发展都是天上掉馅饼似的好机遇,而且注定要定点地砸到运营商头上、砸到IT头上。只有运营商要躲着馅饼,一定要钻到管道里面,这是为什么呢?这是我的一个问题。


现在我看运营商分析形势好像目前钱越来越难挣了,其实不是这么回事,而是形势大好,市场正处在极度扩大之中,表现为中国人均收入正在翻番,人们变得更加有钱了,而不是更加没钱了;其次原来是没钱人在上网,现在变成越来越多的有钱人上网了,所以现在互联网提出要进入到产业互联网阶段,产业互联网的意思是过去赚的都是没钱人的钱,现在赚有钱人的钱,要赚产业的钱,我们判断一个大的机遇要来临了。另外,WEB可以理解为互联网的升级换代,它给人们带来更好的工具,包括大数据。现在国际上的前景很好,美国的风险投资家已经不说在发展互联网产业了,他们把经济的资源都集中在这个领域了,科技股的兴起证明其他行业的钱拿出来往这儿投了,这是形势。到2025年,移动互联网大概是10.7万亿美元的产业空间,运营商的力量是互联网那些创业年轻人的成千上万倍,结果钻到管道里去了,这对于互联网的小孩子们来说是挺高兴的,但是对大家来说总觉得挺可惜的,运营商不是不能做,是有可为的。


前面讲的第一个问题是视野窄了,下面讲第二个问题。

相关阅读

网站统计|优领域|优领域 ( 粤ICP备12011853号-1 )  

GMT+8, 2019-1-17 19:25 , Processed in 0.085448 second(s), 12 queries .

Copyright © 2008-2014 优领域

回顶部